青岚

地质公园

沙雕日常——校医室

感冒了去找校医。
我:医生,我感冒头疼。
校医:哦,流鼻涕吗?
我:嗯。
校医:喉咙疼吗?
我:昨天挺疼,今天吃了感冒灵好点了。
校医:那你回去继续吃感冒灵吧。

?????

另外一个妹子过来了。
妹子:医生,我感冒头疼。咳嗽流鼻涕。咳了两天了。
校医:疼哪?
妹子:后脑勺疼,太阳穴疼,一摇头也疼。还有点发热。哦对了,我皮肤上还起了红点。
校医:这个你要出去看,发热这事可大可小,我怕给你用药引起过敏……

?????

总结,校医室,小病不用医,大病医不了。
横批:全是摆设。

鬼怪分身哈哈哈,不就是我的自设吗?就顺手扔上来吧。

我call爆梁子姐姐!

梁子:

伞哥哥上线啦_(•̀ω•́ 」∠)_

腾讯动漫搜索《梁间燕》or扫描p2的二维码就可以看到惹,封面题字来自 @他见河川 【我!磕!爆!这!个!字!】
上次腾讯bug所以延期到现在更新了,就抽个福利奖好惹!点推荐或者转发,抽一人买零食,再抽一人送头像,15号开(因为15号发工资,吉利)

假正经道长和华仔的初遇——等我想出了名字他们就可以长期了

         “埋到这里大概就行了吧。”

         白衣飘飘的道长毫无形象地跺了跺脚下湿润的泥土,又扯了些枯枝嫩草盖住。过段时间再挖出来 ,这崭新的铜器就将是价值连城的唐墓出土的青铜马了。然后,再放贷给暗香,云梦……

         想到这里,道长睫毛长长的瑞风眼弯起了好看的弧度,对自己造假以求暴利的行为丝毫没有愧疚之心,也没有在意暗纹精致的白靴粘上了土灰。心情愉悦地翻身跃过了墙头。

        今天天气真好啊,道长眺望了一下后方埋藏处,却见一个蓝衣的身影骑马驰过,停了下来,掏出了一把铲子……道长险些没从房顶上滑下去。

         当道长一个轻功飞回,那华山少侠已然将青铜马掂在手里打量,收进了包裹。

          道长扶额,还能怎么办呢?

          于是金陵城里出现了奇怪的一幕——一个武当道长每日和一个华山少侠形影不离,不,应该说是阴魂不散。

(好想写互攻啊……就私心先打上tag了……)

发张画,暑假前期的,现在看又有很多不足了。不过最近也没画画——他叫翟飞雨

前年中秋捡到一个燕无归 第三章

         有时候觉得时间过得太快。

         当燕无归拿着一堆高考志愿院校的介绍来参考你的意见时,你一瞬间有些手足无措。

         当年捡回来的小小少年,如今已羽翼渐丰,要离你而去了。

         你接过那堆院校的介绍,斟斟酌酌好久,给他圈出了几个——都离家甚远。你想着是时候放他自己出去了。

         燕无归却垂着眼眸,告诉你他要考本地的学校。

         你眉毛一横,坚决不同意。“你可以考更好的。”

          “可我不想离你太远。”少年自知理亏,声音也放低了很多,乍听之下无限温柔。

         你一时气得语塞。多年来你费心费力教养他,教他谨慎,教他勇敢,教他敢想敢做——到头来他竟连这一方天地也闯不出去?

        “燕无归。”你极少叫他的全名,一旦提起必定便是要发作的时候:“你好好给我想清楚。因为这点细枝末节,放弃更好的氛围更好的前程,到底值不值?”

         燕无归始终没有直视过你,如今也是:“我要是走了,你指不定把日子过成什么样。”

         你气得摔门进了房间,只是隔着木板门留下一句话“这算个屁!今晚给我个正当理由。”

         你听得门外窸窸窣窣一阵声响,大门也随之打开,又“哐”的一声关上了。末了只得叹气,推开门去准备收拾残局,却见燕无归一如既往地把散落一地的资料码好放在桌上——先收拾残局再摔门泄愤,像你。

        明明最开始捡回来的时候是有些闷有些乖巧的小乌龟,现在越养越像自己,成了只又暖又倔的象龟了。

        有时候也很郁卒,你没想到会变成这样的。最后也只好久违地下厨煮了顿难得丰盛的晚饭——以表示没有他自己也活得下去。

        打电话给燕无归,他不接。你原本已想好了一套说辞,等他回来,两人开开心心吃顿饭,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此时不禁有些愤懑。

         只是你也没想他会离家出走或者被拐什么的。你送他去学了武术,只是防身够用,但乌龟是很乖的孩子,所以你一直很放心。

         所以当你深夜十二点,在燕无归的同学叶问舟的带路下,在小酒馆里找到烂醉如泥的燕无归和旁边不嫌事儿大劝酒的微醺的方应看时……

        “小兔崽子欠收拾了是不?”怒极反笑的你撸起白衬衫袖子,拖起踉踉跄跄的燕无归往私家车里拽,满脑子炸开的全是“家法伺候”——背着老子去喝酒!活腻歪了?!

        燕无归却不知哪来的力气,捏着你拽着他的手,翻身把你压在后座上,迷迷糊糊地啃上你的嘴。
   
         背后方应看那小崽子吃吃笑得不怀好意,叶问舟满脸的担心和惊疑。

        “我喜欢你。”燕无归满身酒气,在乌烟瘴气的小酒馆门口,在后座上这么说到。

        于是你的脑子,“嗡”地一声当机了。

       
        

(卡文好久终于写出来了√舒服)

《移形丹》 武华假车

       楚留香大侠又捡了个孩子回来。这孩子聪敏可爱,无人不喜。
  
       这次孩子说他要拜入武当为师。

       于是武当终于有了继萧居棠后的第二个小道长。然后就有了第三、四、五个……

       华山派听说不知为何因此沸腾了。对比之下武当上下只有萧居棠略显激动。

       白衣的道长在萧居棠的支使下给新来的小道长拿了换洗的衣物,他入门己有一年,武功突飞猛进,但仍对各位师兄恭敬得很。扭头却见华山那边的少侠趴在墙上和同行的师妹窃窃私语。

        隐约听见大概是像“小小的道长啊真可爱啊”这样的话题。

        道长终于在听到“不知道道长小时候是什么样?”“肯定可爱一百倍的!”的时候,出了手。

         一记鹤亮翅把那两个家伙请下了山——废话,华山弟子溜上武当山来怕不是等着被群殴吧。

          道长摇摇头,无奈笑笑,唤来飞鹤去往金陵方向——黄乐师兄在后面急得大喊:“今天的门派任务!”

         空中传来道长悠悠乎乎的回复:“回来……再做……”

——————分割线——————

         然而当晚道长在金陵浪到了深夜,门派任务到底是没做的。

        道长摸进了金陵酒馆的门,里面几乎被华山派包了场,似乎是在庆贺什么
重要日子。

        道长竖起耳朵旁听,却不由得笑了 。为首的华山弟子正是白天那家伙,举起了酒杯醉醺醺地高喊了一句:“来!让我们热烈庆祝——欢迎武当小道长下山!”

         太丢脸了!道长挤进人群将那家伙拖了出来——简直不想承认这人是自己的相识!

         华山少侠醉眼迷离,居然还认出了拉着自己的人——“道长。”

         道长蹙着眉点头:“是,是我。”随即将人一把扛到肩上。拖着走太麻烦了,身上背着剑匣,也背不了他。

          道长琢磨着要将人带去哪。金陵的客栈水很深,想了想还是将人带回了自己宅邸。

         少侠在自己肩上,嘴也不闲着,“道长……移形丹!”手脚扑腾间更兴奋道:“道长……买移形丹了没有?”

         道长将肩上的人放下,按在床上,转身让偏屋里借住的江湖人士给这笨蛋端了一盆热水来——将热毛巾铺在少侠脸上,不怀好意地使劲搓对方的脸。

        “买了。”道长听着床上人呜呜哇哇地直叫烫,心情大好。少侠扯下脸上的毛巾,对上身上人唇角的笑,以及淡淡的这么一句话,本因微醺而红的脸直要飞起了霞。

         末了少侠总算回过神来,眉梢一扬,笑道:“快变个小孩子给我看?”还未等他不要脸说些“你变小我就……”之类不会实现的赌誓——道长已吻了上来。

        “看你今晚表现。”

也许能成为摄影博主呢?┌(┌ 、ン、)┐